当今书坛已无“泰斗”无“大家”!

发表时间:2017年6月03日 22:58 文章来源竭诚艺术网  作者赵振元

当今书坛已无“泰斗”无“大家”!

    近年书法“走红”。不知何时,书法这块土地上雨后春笋般疯长出众多“书法大师”“书法大家”,甚或“书坛泰斗”也闪烁其中。这里暂不把那些“江湖书法家”自封的“大师”“大家”列入其中。因为这些“大师”或“大家”还不足以使书法界乱了阵脚。但是,对于那些在书法界或因地位显赫或因弟子众多等因素,抬成或捧成的“泰斗”“大家”就真得较较真儿了。否则,中国之书法界就会乱象丛生;中国之书法就会杂草丛生 

 

    闲话少说,咱就先说说被称之为“书坛泰斗”的欧阳中石老先生的书法吧。出于对中国书法这一“国学中的国学”“艺术中的艺术”高度负责,请允许我不能承认老先生的书法为“泰斗”级的书法。理由极其简单。因为在老先生的书法中实在找不到多少书法的元素。比如书法中字的大小、俯仰之变化,墨的浓淡、干湿之处理,书写节奏的快慢之把握,总体章法的疏密之安排,都处在一个很低的层面上。所以,老先生的书法实在是不能称其为“泰斗”级的书法。至此,我们还能称老先生为“书坛泰斗”吗?回答应该是干脆的——“不能”。

 

    当然了,我对老先生是十分敬重的。因为老先生将书法引入大学课堂。这对于中国书法的发展是有着巨大贡献的。但是,情是情,理是理。书法教育家,不等同于书法家,更不等同于“书坛泰斗”。相信老先生也不愿意接受这个头衔。因为,这头衔实在太重。当今,这个头衔戴在谁的头上都会压个跟头。最后我要对那些不管出于怎样的想法给老先生戴“高帽”的人说,如果你们真的敬重老先生,那还是饶了老先生吧。我替老先生向你们道一声:“谢谢!”

 

    接下来,说说沈鹏老先生的书法。必须说,沈老的书法是有层次有高度的。有人认为把“书法大家”这个头衔戴在沈老的头上,似乎影影绰绰的还算将就。但是。话说回来,这个问题非常严肃,它关系到中国书法的走向问题,关系到中国人对这一传统文化的认知问题。所以,此事实在是将就不得。那么为什么说沈老也不能称其为“书法大家”呢?有人说是因为沈老做不到“五体皆精”。我说,错。因为历史上的书法大家也并非“五体皆精”;张旭、怀素擅草,不是照样可以成为草圣吗?问题的关键是沈老的草书还达不到“武功盖世”的程度。我把沈老的草书归为两类,一是少字类,比如题书名,题牌匾等。这一类作品确实很难找到明显的问题。二是多字类,比如四尺四开,四尺斗方,六尺整张等等。放眼看去,一个个状似蚯蚓的墨迹跃然纸上。书法作品既无“惊蛇入草”之状,又无“飞鸟出林”之态。作品中虽然讲究书法元素之矛盾对比,可遗憾的是解决得并非完美和谐。由此,让我们对其书法也有了几许情少技多的遗憾。

 

    至此,我认为沈老真的不能再被称其为“书法大家”了。我相信,“书法大家”这个头衔一定不是沈老自己戴上的。所以,这里我想替沈老求求有些人,不管你们是出于对沈老的尊敬,还是有其什么想法,千万别动不动就喊“大师”“大家”的。其实,这是对老人家的大不敬啊!

    下面我想说说中国书协上届主席张海的书法。谈到张海主席的书法,我不想兜圈子。一位在书法作品中将自己名字都写错的人,怎么能称得上“书法大家”呢?说张海主席在书法作品中将自己名字写错,这一点也可能令张海主席心有不甘。但是,我要严肃且好心地劝告张海主席,书法作品上的每一个字,包括落款处所写的自己的名字,都必须符合书法之规矩。也就是说,书法作品上的每一个字都必须符合书法之要求。这与平时日常生活中的签名是两码子事。要么你就真正成为或如王羲之或如张旭或如怀素等一样的“立规矩的人”,否则,坚持己见就只能令人贻笑大方了。这里我还想多说一句,您的位置很重要,您有引导的作用啊!

 

    尤其重要的是,张海主席的书法确实问题不少,绝不仅仅是个落款的事。比如,作品中经常写错字的硬伤问题,这是绕都绕不过去的槛。因为这是最能体现书家内涵的硬件啊!如果哪一天把“书法大家”来个“科举考试”,真不知张海主席参加否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具体说说张海主席的书法吧。张海主席的书法多以隶书和草书面市。总的看,无论是隶是草都华而不实。放眼看去,每一个字都轻飘飘如浮萍一般贴在纸面,令人无法说出一个“好”字来。尤其是张海主席的隶书,更是与书法没有半点关系。所以,有人把张海主席称之为“书法大家”,不是有意恶搞,就是另有所图。张海主席,您受委屈了。

 

    最后,我想强调几句,成为书法大家、书坛泰斗的人一定是位大儒。记住,书法是文人之余事。没有文化,搞不了书画,更不可能成为一面“旗帜”。纵观我国的书法史,哪位大家不是大文人或大诗人或大词人 。因为文化对书法的反作用是颠覆性的、根本性的。

放下上述三位老者不说,我们再四顾一下活跃在当今书坛上的书家,有哪一位是大文人?哪一位是大诗人?哪一位是大词人?如果不把隐于民间的书法大家挖掘出来,我们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:当今书坛无“泰斗”,无“大家”。

原载——艺术阵地


(责任编辑:赵振元

  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